找回密码
 注册
快捷导航
发帖
LOFTER 繁体中文

[文章] PEACEFUL [普设]

[复制链接]
工薪阶级阿鲸桑 发表于 2022-7-18 14:11:24 |查看: 953|回复: 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立即注册,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注册

x
&普设仏英以及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架空短篇;
&有亚柯死亡要素;
&还能有什么要注意的...(掰手指
&好吧我是法盲一切都是胡诌不要想太多!!!

   
    “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先生,您的辩护律师是?”
    “我自己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在4月11日晚,一件事让整个特瓦斯城翻了个底朝天。
    32岁的律师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,高大,俊美,富有,名声震天响。
    可就是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男人,在墓园里试图亵渎一具男尸?
    守墓园的酒鬼杰伯森老头也不相信。可是,他亲眼看到了那一幕侮辱死者的恐怖的情景。
    一个金发男子穿着黑袍,手上沾满泥土,将亚瑟·柯克兰伯爵的尸体拖出了墓穴。尸臭弥漫,夜色挡住了那个疯子的脸,可他的动作杰伯森看得一清二楚。
    于是,杰伯森举起提灯,用他沙哑的声音点亮了全城的人们的好奇与害怕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   第二天,在人们探照灯一般的目光中,弗朗西斯走上了被告席。
    “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先生,4月14日夜晚在墓园中发生的猥亵死者的事件,是否属实?”
     人们发出了阵阵嘘声。
    “是。”弗朗西斯面无表情,他直视着正襟危坐的法官,毫无畏惧。
    “如果属实,那么你将被定罪。”
    “你的辩护律师是...?”
    “我自己。”
    “那么...”
    “法官大人,请给我十分钟的时间,等我讲完我的故事后您再做出判决也不迟。”
    弗朗西斯将额前的几缕金发撩到脑后,清了清嗓,讲起了他的故事。
    “我与亚瑟·柯克兰先生于两月前的一场晚宴上初识。”
    “我们因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,吵了起来。他的讽刺尖酸刻薄,为人虚伪自大,还摆着副贵族架子。不仅如此,他的虚荣心和年龄也呈反比。”
    “但不得不承认,他的修养和礼仪无可指摘,而且学识渊博,见多识广,跟他争吵,也是一种乐趣。”
    说到这里,弗朗西斯轻轻勾起了嘴角,仿佛不是在法庭上为自己的命运辩护,而是在与逝者谈天。
    “争论中,我发现我与他在很多地方都有着共通的地方,而他似乎也有着相同的看法,在谈话中渐渐放松了下来。尽管他长着一对可笑的粗眉,但不得不承认他很有魅力。”
    “在晚宴后,我们便一起过了夜。尽管我们的谈话主要以尖酸的讽刺和无礼的指责为主,但这不影响我们的交流,反而增加了我们的默契,不久后,我们之间便发展到了只用眼神就可以交流的地步。”
    “我对他的感情也逐渐改变。在我们认识两周后的早晨,我发现他身上那淡淡的茶与玫瑰交织的香味已充盈着我的生活。我无法离开这气味,它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那部分。不管我走到那里,他绿色的眸子都会浮现在我心上,不管在什么时候。”
    “我明白,我已经爱上了他。于是,在我们相伴着去河边散步时,我对他袒露了心意。”
    “就这样,我们成为了情人。”
   
    弗朗西斯蓝紫色的眼睛中没有一丝感情,而他的身体却轻轻抖动着。尽管,他在真正的故事中并没有那么坦诚,但人们不难看出,他的言语全部是出自真心。
    权当他改变的地方只是是一些戏剧化夸张化的改动吧。
    “他经常穿着挺括的正装,怀表,领结,袖扣也都十分完美,像个正人君子。”
    “他还有一个古怪的习惯,就是在每天下午4点坐在铁艺桌子边喝一杯滚烫的红茶。好吧,这让我又多了个学习泡茶的任务,但我不在乎,尽管我经常因为这件事挖苦他。”
    “我们每天都陪着对方出去,有时是去取定制的礼服,有时是去购置食材,有时是去郊外散步。但让我印象最深的,还是那次我们一起去手工作坊的经历。那天是个晴朗的星期三,他站在店门外等着我,而当我走出店铺,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他后,他的表情就像当时的阳光一样耀眼。盒中躺着一枚用翠榴石打造的纯银胸针,设计并不华丽,但后面有一行工匠刻的小字,‘ma puce’。”
    “他金褐色的头发,永远都无法打理好,总会有那么几撮毛翘起来,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少年。”
    “我爱我的生活,还有我的情人亚瑟·柯克兰。”

    弗朗西斯深吸一口气,以便他讲出下面的故事。
    “但好景不长。”
    “一天,他陪我去郊外的湖边写生,可途中下起了大雨,湖水涨高了不少,而亚瑟踩到了湖边的淤泥,滑进了水中。当我看到他在水中挣扎时,我感觉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”
    “当我跳进水中抱住他时,他瘦弱的身体已经被水泡得冰凉,牙齿打着寒战,于是我用一条胳膊搂住他的脖子,接着用剩下那条胳膊努力地划水。上帝保佑,我们得救了。”
    “但亚瑟并没有我这么幸运。他染上了肺炎。说来也奇怪,顽强的亚瑟·柯克兰就这样一病不起了。”
    “两周前,他放弃了在人间的一切,离开了人世。”

    “而我,尴尬透顶。我将恋人抱在怀中,可是他在我怀中死去了,我不能将他放下,毕竟我抱起他时,他还是有温度,有心,爱我的一个活人;可当我放下他时,我却不能再抱起一个活人,我抱的只是一具尸体。”
    “在此后的一周中,我一直浑浑噩噩,直到他被放入棺材,放入墓穴,最后再填上土,我那麻木的心才醒来。坟前的新被翻开的土告诉我,爱我的那个人不复存在,尽管他只存在了29年。”
    “多恐怖啊...我无法想象,一个活生生的人,他会思考,会行走,会爱我,可一夜过后,这一切就全没了!亚瑟下葬后,我不知道我怎么样走进了家,我只知道,我的心缺了一块,而且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    “我无法想象,我和他曾经的卧室宽敞而洒满阳光,可现在呢?他却躺在阴冷的棺材中,我受不了。我心中有抑制不住的狂躁,房间里,他留下的气味则强化了这种感受。他的西装,他的茶杯,他的手套,无一都带着那股红茶与玫瑰交杂的清香。”
    “我想要与我的情人再会一次,不管用了怎样的手段,我都要做到。”
    “于是,11日晚上,我带着铲子和提灯,前往他所在的墓园。”
    “不费吹灰之力,我找到了他的墓碑,于是我就开始挖掘。很快,装着他的棺材就出现在我面前。
我强忍兴奋,翘起棺边的一颗颗钉子,终于,我打开了棺材。”
    “可,我看到的景象多么恐怖...他躺在其中,表情毫无生气,脸青黑肿胀,而且他的嘴角,还留着污秽的紫黑色液体。当我拉起他的一只胳膊,试图将他拽出时,一股令人窒息的尸臭笼罩着我。天啊,他的西装,散发着茶香与花香的西装!”
    “我忍住心中的恐怖,将他拉到我怀中,仔细端详着他的脸。看着他的睫毛,以及细微的雀斑,我想起了很多。”
    “就在这时,杰伯森先生出现了。”
    “以上,就是我的故事。”

    鸦雀无声。
    但很快,雷鸣一般的掌声淹没了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。
    在宣告无罪的判决中,台下人群里的西班牙人,也是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的好友安东尼奥·费尔南德斯,看到,好友的肩膀抽动着。无声的悲哀与遗憾如潮水一般,从弗朗西斯心上的空缺涌出。




上一篇:靠近
下一篇:The Fantasy in the Bathroom欲间幻想[R向][完结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“本蛋。
彼まで34km

すごく近くて、

ちょっと遠い

キタユメ
舞台剧结婚录像